RR Absolutized imagination, wearables

随身设备是否提高运动成绩还很难说,但职业运动员命运好像正在被它控制http://www.qdaily.com/articles/38283.html

1990 年代是 Opta、Prozone 等体育数据采集分析机构的黄金时期,他们开始跟 NBA、英超、棒球商业价值很高的运动联盟联系,提供最基础的比赛、比分和球员得分统计数据。成立于 1996 年的球员数据搜集公司 Opta,最早的一笔生意来自 SkySports 电视台,利用 Opta 搜集的数据来衡量球员在比赛中贡献,Stats 公司在这点上比较相似,最早的订单来自于 ESPN。

但 2013 年之后,有了可穿戴设备、智能的赛场检测设备,体育数据监测,就不只是比分、球员得分这些外部的统计数据而已了

“自从 15 年前我进入这个领域起,分析学就是我们(球队)的重要组成部分,”NBA 球队达拉斯小牛的老板马克·库班(Mark Cuban)在 2015 年接受 ESPN 网站采访时说,“有所改变的是,所有的球队现在把能接触到的数据都用起来,帮助他们做决定,所以整个市场变得更有效率了。”

麻省理工学院(MIT)的斯隆论坛是另外一个例子。这个论坛上,原本只有两名教师教一群学生学习体育比赛分析,但在 11 年后,斯隆论坛变成了科技产品、职业球队、数据公司聚在一起的活动,去年吸引了 4000 名参会者,美国最流行的 4 大职业联赛,棒球、篮球、曲棍球和橄榄球都有俱乐部去参与。

而有了这些详细的数据身体数据后,职业运动员的交易更像把两件货物放在精确的天平上——A 便宜 500 万但比 B 受伤几率高 5%,B 的肌肉爆发力比 A 高 15%,买谁比较好呢?无论怎么判断,数据化本身就是一个去人性化的做法。

除此之外,对于数据的依赖可能带来错误的判断。

人倾向于将自己知道的信息当成重要的信息。这就好像,人在停车场丢了钥匙,一般都会从路灯下开始找。这不是因为钥匙更可能丢在路灯下,而是因为那里找起来更容易。

相对于复杂的人体来说,目前收集的数据是有限的。而这些并不全面的数据正在变成衡量运动员的重要指标。

原本就像商品一样被俱乐部买来卖去的职业运动员,现在更像商品了。

wearable’s situation now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Blog at WordPress.com.

Up ↑

%d bloggers like this: